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理论探索 > 国内 > 正文

27年耕作又15年菜农新站村民张文斌致合肥市市长凌云大老板有关征

来源:研究资讯 编辑:新闻在线 时间:2018-07-13
导读:1、尊敬的合肥市市长凌云大老板,首先请允许我冠以“大老板”的称谓称呼您,如有不妥,请谅解,若不是种菜太忙,这封信早早的便写给合肥市前任市长张庆军先生了,
1、尊敬的合肥市市长凌云大老板,首先请允许我冠以“大老板”的称谓称呼您,如有不妥,请谅解,若不是种菜太忙,这封信早早的便写给合肥市前任市长张庆军先生了,但很可惜没机会了(这里可惜的原因需要说一下,张庆军先生在任职合肥市市长之前,曾任职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我曾一度认为他的到来会改善我户区域征迁工作的状态,显然没有,所以可惜)。一市之长、位高权重,按我们合肥地方来说:您现在就相当于合肥市这个超级家庭的大老板。家里面发生的事情和出现的困难都得由大老板来解决,大老板必须树立榜样,才能赢得家人的尊重。 2、我们并不认识,但我自信您一定吃过我种过的菜,本人承包耕地十几亩,曾粮食种植27年,现瓜果蔬菜种植15年,亩产瓜果蔬菜4000斤—15000斤不等,每年2-3次按种,经周谷堆批发市场销往合肥各大超市、酒店、单位校园食堂、饭馆、大排档、菜市等等,耕作农具有手扶拖拉机一台、铁锹、扁担、锄头、粪桶、尿瓢,停!就在2012年,我亲眼看见和我一样的农民,确切的说是一名农妇,她孤身一人举起尿瓢、带着粪便对抗由城管、警察、新站下属征迁单位等众多工作人员组织的所谓的保障施工队伍(最后众人合力成功的强行占用了这位农妇所保卫的田亩土地),当时这位农妇很无助、也很茫然,甚至连反抗的时候也没有去用力呐喊求救,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耕作好好的一块地,在新站区征迁工作一直倡导的自愿征迁下,却又忽然间被强行剥夺了?作为市长,您或许知道答案。 3、是因为合肥大建设吗?我们支持建设,我们欢迎发展,我们理解征迁工作对于城市发展的重要性;(这里的我们可以置换为合肥大建设中所涉及到的所有老百姓),但这一切都取决于建设的合法性,取决于发展的合理性,取决于征迁工作的公平公正性,否则,拒绝征迁、阻止施工也就自然而然。原以为我将在希望的田野上站完最后一班岗,而此刻,本人即将面临失业、失地、失掉房屋、失掉所有,正处于失眠、失落、失望以及对政府失去信任的窘境中。而恰恰我户所在区域为您的管辖范围,因此,我给您写这封信,请您了解并解决我户的征迁问题,从而履行为人民服务的使命和义务。 4、在谈征迁问题之前,先就本人所在区域行政划分作一个简要探讨,我们知道合肥有四大行政单位:包河区人民政府,瑶海区人民政府,庐阳区人民政府,蜀山区人民政府,而我们这个区域偏偏属于新站高新技术开发区(前身:新站综合开发试验区,再往前:长丰县人民政府,直到2006年11月28日新站综合开发试验区与长丰县人民政府在双凤工业园签订托管协议),并且从官方网站网友咨询新站区与瑶海区律属关系时,得到回复是平级单位;是否可以理解为从2006年11月28日起,我们这个区域的老百姓与人民政府之间就隔着一个综合开发试验区?说到这里,略显尴尬,我们还是来说问题吧。 5、2012年中旬,新站区市政工程{龙子湖路(大禹路-铜陵北路)项目、玉皇山路(大禹路-铜陵北路)项目)}相继开工,在未见任何公示公告、也没有任何书面告知手续(这个手续很重要,老百姓的知情权、监督权、参与权、要求组织听证权都在里面,然而被忽略了)的情况下,分别强行占用我户田亩土地,涉及田亩未占用部分也被堆放土方、无法按种至今,本人妻子也因看护田亩生病住院(我户与施工方多次直面交涉),我户也多次向北岗村委、新站站北社区管委会反映,仅得到口头承诺解决、至今未果。 6、2012年9月6日(后十二天是九一八事变81周年),这个日期我们家每一个人都记得很清楚,就像九一八事变一样,每年这一天,本人妻子都要骂一遍,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天,本人妻子一人卧病在床,忽然来了20多名城管,男男女女外加几个肚大腰圆的大胖子,在两位村干部(遗憾,其中一个还是本人亲舅舅)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闯入家中,无任何理由便将本人妻子按倒在地、还肆意拍照摄像羞辱,连来干什么都不说就这样野蛮暴虐,请问这是征迁36计中的哪一计,本人妻子本已卧病在床,还那样对她,简直毫无人性,经此一折腾,本人妻子身体大不如前,且胳膊上血管瘤也因城管过分拉扯显现出来,好在医生说血管瘤没有大碍,每每与上门领导提及此事,都会被问:你有没有证据。当然有,辖区派出所赵警官接警后来的现场,此处,是否欠缺一个道歉,尊敬的市长大老板,您说呢?当然咯,事隔数年,没人理会这个要求,我们也觉得无趣,唯有每每回想起来默默强忍着恶心。 7、紧随其后,2013年11月1日,新站重点工程平板基地公租房项目开工,同样没有任何书面手续,当然有领导找我户谈话了,大概意思是工程在即、工程在急,不同意就强行施工,第二天在新站站北管委会、北岗村相关领导带领下来了一百多人强行保障施工,警车、城管、救护车一应俱全,如果按正规程序征迁,这样的公务耗费是可以避免的,我们老百姓不清楚这是基于何种意图?但鉴于对方力量的强大,最终这群人再一次得手了,我们老百姓的利益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被践踏、从航拍地图上慢慢被抹去。 8、在此期间,主动与新站下属征迁单位的交涉变得非常频繁,具体内容可参照网上《2012年张氏征地拆迁纪实编年体》等相关文章,上门都是官,频繁换领导,这是常态,对于我户提出的问题:不拍板、不当家、不处理、甚至不理会,尽扯的都是毫无实际意义的,甚至是拉家常,从来没有任何工作人员主动出示工作证件,从来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告知被征收群众享有哪些权利等等(老百姓在征迁过程中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却被要求履行全力支持建设的义务,何解?)再到群众里面造谣:该户漫天要价,谈了多少次也谈不好,最终肯定是强拆的下场。在我户向村级、社区管委会反映无果的情况下,我们想到了市长热线,想到了本土律师,想到了本地媒体,从市长热线那得到的回复竟然是社区管委会回复的(我投诉这个单位,再由这个单位来处理这份投诉,请原谅我老百姓实在看不懂这是什么套路);从本地律师这得到的是冷眼冷语:差不多就照了,你搞不赢的。从本地媒体这得到的回复是:你反映的情况,我已经登记了,如果有记者感兴趣会联系你的。或许这样的维权举动惊扰了当地拆迁负责人,后面多次被其告知:你就是搞到中南海,也是由我来处理你!你就是搞到中南海,也是由我来处理你!你就是搞到中南海,也是由我来处理你!…… 9、客观而言,我户方面是一让再让,而开发区方面则得寸进尺、乃至于想进丈,想让我户交出所有田亩土地、住房。开发区这是吃定我户的路数,最不行也采取围城战术一点一点蚕食我户。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开发区征迁工作继续不规范怎么办?乃至于继续强行施工保障建设怎么办?如果之前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一直不予解决怎么办?乃至于继续七糊八糊怎么办?如果这样,那我们老百姓还有什么途径可以解决争端?(这一段采摘自中印边境争端新闻报道,加以套用,我们的国家对付印度阿三尚且仁慈,那么地方基层单位对于老百姓是不是应该更加体恤),时下,又有三处建设项目分别涉及到我户田亩土地、唯一外出公路,在前期问题长期搁置得不到妥善解决的情况下,请原谅我难以做到全力支持建设。 10、如果说2011年合肥区域乃至于全国征迁工作尚未规范进行,尽管国务院、省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下文、发通知要求规范征迁工作、保障被征收人权益,进而出台了一系列规章制度、法律法规,尽管我们老百姓拿到这些文件如获至宝,但新站区域负责征迁工作的基层工作人员,至少本人所在的站北社区管委会负责征迁工作的基层工作人员没有认识、没有意识,有的是一贯的欺骗,有的是一贯的软磨硬泡,最近又出了一招:以华制华。 11、村委会被推到了征迁工作的前沿,就在东淝河路与玉皇山路交口分别有两个建设项目,分别涉及我户一块田亩土地,时至今日,仅有村干部出面口头通知要占用我户田亩土地,甚至有一个项目建设,开始的时候,村干部都没有出面,是否在新站高新技术开发区征迁工作全凭一张嘴、自始至终?是否该区域征迁工作仍处于试验阶段?可以免去那些征迁工作必须走的正规程序→在基层征迁工作人员看来的繁文缛节。他们关心的是工程在即、项目建设在急,项目投产日期延后,他们可以未批先用、手续倒办、甚至直接施工,他们希望的是我们老百姓一声不吭的交出土地、交出房屋、让出所有,他们希望可以尽可能低的成本获取我们老百姓的一切,他们希望我们老百姓一如那些没有法律认识、没有公民意识的村民们一样————带着遗憾、带着失望、带着畏惧逃离自己的家园。正所谓:己不正何以正人。地方征迁工作者如若需要被征收人(还是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民)来做普法教育,这太寒碜了,尊敬的市长大老板,您说这是打了谁的脸?当然他们也足够皮厚,被切中违法违规点时便一笑了之。不是说好的“群众利益高于一切吗?”,对于这些同志,我想问的是:你是谁,依靠谁,为了谁? 12、我们通过媒体报道知道2015年安徽省纪委点名批评过合肥区域的征迁工作,其中尤为指出蜀山区征迁工作乱象横出,其实通过上述情况不难发现,我户所在区域也没好到哪去,从某种意义上说,农民失去土地,合法权益被忽略、应得利益被克扣,那么地方基层单位也就会失去民心,这时候便需要相关部门或者领导来作为,毕竟我们相信人民政府,毕竟我们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 13、自2010年5月8日,新站区征迁工作人员到我村宣传自愿征迁至今,弹指7年,除被违规占用三块田亩土地、即将未知以何种方式占用另外两块田亩、断掉我户外出公路,我户剩余田亩还有住房何去何从,这种无奈像极了大清帝国被各国列强瓜分的那张列强瓜分中国时局图。现如今,确权工作、不动产登记工作在全国范围开展的红红火火、热热烈烈,而我户所在区域死水一潭,没有任何风吹草动的迹象,等我户开始关注田亩确权时,新站区域已经宣告基本完成了,等我户开始了解不动产登记时,却又被工作人员告知:尚在勘测当中,待勘测工作结束再办理,后面又说新站区域只办理国有土地不动产登记。这些都是公民应有的基本权利,地方单位应尽的公职义务,可是,这样的好事情在我身上竟如镜花水月般缥缈、遥不可及。 14、《特别文摘》2011年第四期有篇文章谈到耿飚同志的一次谈话,回应他退休后于1991年到某地看望乡亲,结果来了很多百姓向他告状,诉说他们对县乡干部的不满,他回忆起过去战争年代时的一件事:有位战士因违反纪律要被枪毙,许多群众闻知后前来求情,跪地不起直至宽恕了他,他有感而发地问:现在,如果有干部犯了事,老百姓还会替你们求情吗?耿飚之问是深刻的,也是尖锐的,而且还是极不中听的。惟其如此,在今天尤其令人深思!如果每一个官员,无论官职高低,都能扪心自问一下,“自己是否对得起人民”,然后再去想一想“耿飚之问”,这是一个题外的分享,建议以此多多指导规范基层征迁工作人员的言、行、举、指。 15、在向您诉说完这些困扰后,感觉略微舒畅,以后,我会经常给您写信的,千言万语,万语千言,百姓无小事、责任大如天。尊敬的市长大老板,希望您在工作之余,也能体恤百姓之苦,毕竟这封信是在我种菜之余凌晨一点多一撇一捺完成的。 16、最后,感谢您的聆听,祝您工作顺利,合家幸福。 此 致 脱草帽礼 27年耕作又15年菜农新站村民张文斌 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fault\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栏目分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