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深度观察 > 民生 > 正文

伟大征程·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科学”号在远航

来源:研究资讯 编辑:新闻在线 时间:2018-11-08
导读:如果说南北极是地球两端的第一和第二极地、珠穆朗玛峰是最高极地第三极的话,那么深深的海底就是世界最深极第四极,而这个极地还少有人类的足迹到达,需要我们的科学号,以及蛟龙号、潜龙号等众多海洋重器,劈波斩浪、风雨兼程。 一 呜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

如果说南北极是地球两端的第一和第二极地、珠穆朗玛峰是最高极地——第三极的话,那么深深的海底就是世界最深极——第四极,而这个极地还少有人类的足迹到达,需要我们的“科学”号,以及“蛟龙”号、“潜龙”号等众多海洋重器,劈波斩浪、风雨兼程。

  一

  “呜——”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鸣响,一艘上白下红两种颜色相间、漂亮威武的科学考察船起航了。右舷靠码头一侧栏杆前,我作为一名特邀科考队员,与本航次首席科学家张鑫、科考队长王敏晓及全体乘员身穿统一的紫红色工作服——胸前绣着一面五星红旗、背后印有“中科院海洋所”几个大字,像海军出航“站坡”一样整齐地列队,与前来送行的人们告别。

  “再见了!再见了!”“祝愿‘科学’号早日凯旋!”……

  船上船下的人们互相挥手致意,满载着“走向深蓝”梦想的科考船缓缓驶离码头。

  驾驶台上,一身洁白工作服、有着丰富航海经验的船长孙其军手持望远镜,像一位临阵的将军一样,密切观察着前方海况,不时地下达着口令。年轻的操舵手则复述着谨慎操作。尖尖的船艏像一具锋利的犁铧,翻开滔滔碧波,两道白浪航迹翻卷在船舷两侧,轮船以每小时10节的速度驶出胶州湾。不一会儿,就把母港——青岛西海岸薛家岛码头和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远远地留在身后。

  这一天是2018年7月9日,我国最先进的海洋科学综合考察船“科学”号,出海执行“热带西太平洋海洋系统物质能量交换及其影响”科研调查航次。这是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其中包含数个海洋研究前沿课题。作为一名致力于海洋文化的作家,我有幸随船出海采访体验。

  走近“科学”号,我首先被其英武、别致的外貌深深吸引。流线型船体、宽大的甲板,洁白的上层建筑耸立着高高的球型雷达天线罩。现代化的360度环视驾驶室,让视野异常宽阔明亮,茫茫海天尽收眼底。船身亮丽的“中国红”底色上赫然印着两个大字——“科学”,那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手迹。

  这是中国自主设计的可进行全球深海探察的海洋重器,世界一流的海洋科学综合考察船。它的横空出世,真正实现了我们从近海挺进大洋的梦想,为揭示深海奥秘提供了强大的平台。

  然而,在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海洋科学工作者只能在海边上“打转转”,根本无法深入到那时而碧波涌动、时而风狂浪高的深蓝远海,也就无从谈起大力发展海洋科学事业。那时,“海洋强国”似乎只是一个遥远的梦……

  二

  生命起源于海洋。海洋是人类的摇篮。

  古今中外,人们对于海洋始终充满好奇心。那深深的海水下面到底是一个什么世界?里面隐藏着多少难以解释的秘密和丰厚的宝藏?于是,一批批“敢吃螃蟹”的人冲向大海,试图打开那闪着神秘蓝光的海洋之门。

  1949年,新中国诞生,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可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在海洋上并没有站起来。虽然早在1950年8月,由著名科学家童第周、曾呈奎、张玺等主持成立了国家第一个海洋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今海洋研究所前身),但几乎白手起家的海洋科研之路,步履蹒跚。

  那时候,年轻的科研工作者只能依靠租用渔船出海,抑或在海边沙滩上、海岸潮间带等地进行调查与研究。曾经不止一人,遥望着茫茫的大海,发出长长的叹息。

  时光转到1956年,国家制订十二年科学发展规划,海洋科学家们提出:“研究海洋不出海是不行的,我们急需配备专用的调查船。”这项建议上报到国务院,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总理高度重视,当即批示有关部门协商解决。不久,在中科院和交通部协调下,上海海运局把一艘旧船改装成调查船,取名“金星”号,并选配一批经验丰富的船员,轰轰隆隆地将船开到了青岛码头。

  一颗金星亮度有限,却依然映照着共和国初期的海洋。1957年6月,由回国不久的海洋学家毛汉礼为队长,经验丰富的戴力人为船长,驾驶“金星”号开始了海洋调查工作。一年后又以它为主力,在国家科委领导下,组织海军、中科院等60多个单位、600多名科技人员,开展了大规模的全国海洋综合调查——人们习惯称为“海洋大普查”,基本摸清我国领海状况。

  不过,虽说“金星”号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纵横近海,为海洋考察立下汗马功劳,可它骨子里是一艘上世纪初美国建造的老船,内脏器官逐渐老化。随着经验丰富的首任船长和一班船员芳华逝去,它也无法再像年轻人一样去乘风踏浪……

  三

  历史走进1978年12月,冬天里鼓荡起一阵温热的春风,古老而庞大的中国航船转了一个弯,开辟了“改革开放”的新航向。

  这年,历经磨难而痴心不改的海洋学家曾呈奎,担任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所长。他一手抓陆上和浅海的海洋研究,一手抓深海调查船的建造和仪器设备的更新,希望尽快追上海洋发达国家的步伐。

  在他的积极呼吁奔走和中科院有关部门大力支持下,经国家批准,上海沪东造船厂为海洋所建造现代化新船。新船于1981年正式下水,命名为“科学一号”。总长104米,排水量3324吨,配备先进通信、导航系统,是一艘以海洋地质和地球物理调查为主,兼作综合性海洋调查的科学考察船。

  如虎添翼!我国海洋事业具备了走出第一岛链的能力。

  “科学一号”乘载着海洋科研人员多次执行国家“863”“973”高科技任务。远征太平洋、数度过赤道,在深海科研、国际合作等项目中显示身手,采集了数以万计的科研数据。其中,最富有价值成果之一,是研究员胡敦欣课题组关于“棉兰老潜流”“吕宋潜流”等现象的重要发现。

  胡敦欣是青岛即墨人,1956年考上山东大学海洋系,毕业后被著名海洋学家、海洋研究所的毛汉礼录取为研究生,走上研究物理海洋之路。多年后,他说跟着毛先生最大的收获就是专心治学。毛汉礼曾语重心长地说:“做研究工作,你屁股上长尖不行,那坐不住。应该像有胶水一样,粘在椅子上!”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fault\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栏目分类

Top